美容院挂羊头卖狗肉白大褂美容师“动刀动针”何时休--人民健康网--人民网

发表于:2020-06-17 来源:海南皮肤管理

“医疗美容”与“生活美容”如何区别?简单理解就是“动手术扎针”和“涂脂抹粉”的区别。对于医疗美容项目,必须查验涉及部门核准的各项资质,包括机构、人员和项目,缺一不可。

当邱欣躺在到美容院床上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

那张贴在电梯间里已逾半年的广告早就更有了邱欣的注意力――1800元不动手术不打针去眼袋,即做到即回头。那天她终于下定决心拨通了广告上的电话,并直接预约到了当天下午的面诊机会。

这家取名为抗老中心的美容院坐落于商业区一座高楼内,美容院内部干净有序,一个20岁出头的接待员热情宴请了邱欣,并介绍了院内的高科技治疗手段。“一千八,不动手术不手术保证溃疡,全程将近1小时,做一次就有效地,即做即走。”她这样确保。

邱欣对此深信不疑,在爱美之心的抗拒下,她与接待员聊了十几分钟便匆匆缴了款,躺在上了美容床,但是对于自己即将接受的项目,她并不十分了解,也不知道那些高科技到底是什么原理,只是就让“1个小时后我就变美了”。

关于美丽的做生意一直在蓬勃发展,2020年1月2日医美行业头部企业更美公布的《更美2019医美行业白皮书》表明,2019年中国纯医美市场规模高达2560亿元,近5年的平均值增速为30%左右。

医美市场的规范化也一直在展开,卫生部于2002年颁布了《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此后全国相继出台了多项针对医美的政策和文件,截至2019年1月,由国家卫健委、公安部等7部门牵头积极开展的严厉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一年多来共公安部门案件2700多件,重点打击生活美容机构非法开展医疗美容。

相关法律法规的不断实施显示了国家对于医美行业的推崇,但另一方面也体现出医美乱象屡禁不止的现实,生活美容机构进行医疗整形美容的现象依然存在。

“一次奏效”项目常常并不只做一次

刚躺在做爱,邱欣就被泼了一头冷水,一个身穿白大褂看起来有30多岁的“专家”走出房间,她徒手按了按邱欣的眼下部位得出结论:脂肪太硬太厚,为保证效果要展开三到四次治疗。

“你们不是说一次见效吗?”邱欣觉得自己上了当,当即就想起身离开,但又考虑已经付了全款,她不想让钱打水漂,“说不定效果好呢?”她默默恳求自己。而对于她的问题,“专家”则得出了“不同人的情况有所不同,我们会多收钱”这样的问。

这时另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推着一台仪器走出了房间,邱欣被要求闭上眼睛,操作者人员对她展开了清洁、保湿等美容例会步骤后,将仪器分析仪紧贴在她的眼下推来推去,确实溃疡,她只觉得热热的。

40分钟的“治疗”时间过去,她起身照镜子发现,眼睛下面红红的,好像没什么变化,“专家”告诉她,多次治疗后不会让她看到排出来的脂肪,让她不必担忧效果。

带着怀疑和不安,邱欣倒数近一个月,每周按时回到美容院拒绝接受“化疗”,其间她“偶遇”了使出阔绰的邻床大姐,夸赞项目一番后,痛快地拿著信用卡给美容院刷了几万块钱的产品和项目,还被推荐了售价上千元的高科技美容霜,据传不仅可以因应疗程使用让效果更明显,还可以用来稳固化疗,让眼袋永不“发作”。

“那个人是个‘托儿’,他们使出这些招数,一次一次让我来,就是为了给我洗脑让我坚信他们那一套,然后掏更多钱。”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到现在驳回这件事邱欣都觉得十分气愤,只当自己交了“智商税”,花钱买教训。“几次之后我找到不但没效果,眼袋还变小了,我去找他们要众说纷纭,他们什么也说不出来,再后来他们闻我态度强硬,竟然我把已经花上了的1800元,换成等价美容项目,比如补水和V脸(起着提拉紧致作用)。我只去做到了两次,觉得没有效果,就再也没去过,钱也要不回来,只能自认倒霉。”

之后邱欣在正规化医美机构接受了眼袋手术手术,整个过程花费1个多小时,恢复期过后,她完全告别了眼袋。“现在看看他们真是胡说八道,用那个仪器能把脂肪发售来?没破口脂肪怎么可能出有来作。”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整形外科医院面颈部美容中心副主任医师王克明讲解说道,现在市面上正规的眼袋切除手术收费1万元到两万元平均,根据医生水平的高低会有些许浮动,消费者对过较低或过高的价格应当保持警惕。而对于通过沉淀脂肪超过去除眼袋的手段,王克明表示,显然有一种叫作“高温液化”的处理方式,用分析仪将脂肪沉淀后通过血液循环代谢排出体外,“但那是破皮的,美容院不能做到”。

非医疗人员打点滴,生子美医美混合销售

美容院无法做的项目其实还有很多。

邱欣受骗的美容院处在商业区,那里高楼林立。记者探访后发现,不少写字楼里都有写出着“美容院”或“皮肤管理”的店面。记者挑选出了其中一家网评分数较高的美容院。这家店铺面积并不大,门口摆放着各式美容产品和护肤品,穿越接待厅,内室有4个房间,一间为面诊室,另外3间为美容室,摆放着一或两张小床,床周围放了多台不知名的仪器。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注意到,其中一间美容室里有一个输液架,上面挂着一瓶不著名的液体,美容师介绍说道,这里面是美白针液,打了可以使全身变白,许多顾客都打过,效果不俗。

没有过一会,一位年轻的顾客进入了房间,她躺在上床盖好被,张开一只手,为记者介绍项目的美容师随即回头过去为其打针输液,这位顾客神情自若,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知道在浏览着什么。

而在美容院人员与伪装成顾客的记者交谈的过程中,记者有意透漏了对于自己外貌的不满,该店店长听得后爱不释手一张单子,表示这是最近店里的优惠活动,1万元就可以做到包括成像刀、皮秒、抗病毒补水在内的10个项目,据信所有项目总价值约9万余元。为劝说记者出售这些项目,店长更表示可以帮记者再申请一个美容项目,“这些项目有的要到另外一个店里去做到,我们的机器都是进口的,这个价格真的是超值了。”但当记者回应项目太多记不住,想要给单子拍电影一张照片回家考虑到的时候,店长拒绝接受了这个催促。

记者了解到,超声刀、皮秒等项目归属于医疗不道德,一般美容院没有操作资质,成像刀项目更是从未获得中国食药监总局的注册审批。市场上不存在机构更换名称贩卖,打擦边球的现象,这属于违法行为。

根据执业医师法第十四条第二款和《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不得开展诊疗活动;未经医师注册获得执业证书,不得专门从事医师执业活动。但记者查询后找到,这位美容师未获得医师资格,这家美容院的经营范围也仅限于日用品、化妆品、美容和理发,不具备医疗从业资质。

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辨别这些叫法多变又听得起来科技感十足的项目,并不容易。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成员、北京市潮阳律师事务所律师胡钢建议,对于“医疗美容”与“生活美容”的区别,可以简单理解为“动手术扎针”和“涂脂抹粉”的区别,一旦发现为医疗美容项目,必须按规定涉及部门核发的各项资质,包括机构、人员和项目,缺一不可。

被曝光后搬家,改良话术继续被骗

常言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可有些美容院并没这样做。

2019年年底,北京电视台报道了一起牵涉到金额近40万元的医美纠纷案,事件中的张女士由全然想做到眼袋到慢慢被促销了价值上万元的其他项目,之后发现自己没有任何逆年轻的迹象。通过咨询她发现,所做项目不但违宪,她还被违规展开了医疗操作,不仅如此,对方还为同一个项目编造了两个名称,缴了张女士两份钱。

记者来到报道中美容院的地址,却发现已人去楼空。通过网络才查询到这家取名为“九彦国际”的美容机构已经搬到了另一商业区。随后记者联系到这家美容院的一位工作人员,并给对方发送了眼部照片。这名工作人员称之为,记者有脂肪向外张开问题,归属于脂肪类型眼袋,美容院可以提供不开刀不手术不打针的高科技眼袋治疗方式,一次性去除眼袋,秒杀价2000元。

这家店铺看上去明亮干净,店员皆着白大褂,店长名为“丹丹”。记者是两人一起来的,但美容院的工作人员坚决两人必须分开面诊,无法一起。

一位自称总监的女子看了情况后,说记者没眼袋,但有相当严重的泪沟,并给记者介绍了高科技眼袋治疗仪器的工作原理,同时建议记者前往自己所在的医院做到一个“小芭比”眼综合手术,说词与给张女士的促销话术如出一辙。当记者询问为何与之前诊断有进出时对方表示,那只是网络老师,并称“如果去哪个地方别人说你有眼袋,纯属胡扯。”而当记者要求对方解释“低温液化”、“扩张睑板腺”等名词时,对方说:“这个是很专业的东西,你不用明白那么多。”

不过尽管讲解得头头是道,每当牵涉到到所在商铺有关医疗美容的内容时,该女子就变得非常警觉,避开了“动手术”、“打针”等医疗词汇。

当被问到填泪沟的价格时,该女子回应由于记者有幸获得她的面诊,可以给出5折9600元的低价。看到记者犹豫不决,又逐步将价格降到6600元和5400元。最后见记者迟迟不肯付款,总监起身离开了咨询室,店长则略显自负:“这么好的内部价格你都不要,你是不是虎?”

为检验对方众说纷纭是否有科学根据,记者询问了专业医生王克明,他表示,记者没有眼袋,有泪沟但较轻微,且“低温液化”和“扩展睑板腺”等治疗方法并不不存在。同时记者在查找后找到,截至发稿时,这家“九彦国际”美容机构并不具备医疗从业资质。

网络上频频爆出黑医美的新闻,爱美人士在遇到医美纠纷时总会遭遇投诉无门,因此相关法律科学知识的掌控对维护自身至关重要。胡钢讲解,目前我国医疗美容法律体系主要包括三部分:一是以合同法、侵权责任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构成的民事法律制度,二是以执业医师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护士条例》、《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等组成的医疗美容行政管理法律制度,三是以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组成的刑事法律制度。

胡钢建议,消费者不应签定公平详尽完备的服务协议,妥善存留好有关票据和单证,使用银行账户方式缴纳费用。如经常出现纠纷,可以向卫健、市监、消协等部门投诉,涉及行政处罚可作为诉讼的重要证据。若遇消费欺诈,可依据消保法“弃一赔三”的惩罚性赔偿金拒绝,展开赔偿。他敦促广大消费者合理评估风险,“有的从业人员有可能经过1个月的培训就上岗了,一定要理性选择医疗美容”。(不应采访者拒绝,文中欲美者为化名)(记者 李若一 实习生 孙铭浩)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